黔之秋——贵阳:饕餮之夜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10月1日) 从飞机上望下去,云贵高原如同一块翡翠,山上有层层梯田,田里的水映照着太阳的光芒,似片片金鳞。 座位后面旅行团里的老广大声地喧哗,像一锅开了的粥,无理地沸腾着。一个蛮横的童声划过嘈杂,“好看个屁,还不都是乡下地方”——他指的下弦窗下的奇伟河山。满口的城市优越感。穿过过道落飞机的时候我跟秀芙说,这是我坐过的最脏的飞机,报纸、塑料袋、饼干渣……各种各样的垃圾抛在座位底下,一些人毫无羞耻地离开。道不同不相与谋,我暗自庆幸他们不是我的旅伴。 贵阳的机场并不远,车行在高架路上,阳光纯净透明,跟广州的不冼练不清爽完全不能同日而语。在火车站买好明日的N874,入住酒店,然后我们直奔大十字。 在贵阳吃的第一样东西居然是哈尔滨特产,一个特浓东北口音的汉子推销池的
黔之秋——镇远:古镇宁静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10月2日) 五个小时的车到镇远,县城夹在舞阳河与石屏山之间,是狭长的一条。舞阳河在县城拐了一个优美的S,于是小城的版图就有了太极的形状。满街跑的的士不少,上得车时才发现,此地的的士是跟小公共一样随时上客的,我们的车里挤了四个人,每人两元。步行街颇有古风,饭馆客栈酒旗招摇,县委大院就在禹门码头对面,牌楼样的檐角,红木金钉的大门,堪称气派。绕到背后就是县委接侍室,看似一幢青砖房子,细看才知白色砖缝是画上去的,房子有些旧了,好处是屋顶很高,很有旧式招待所的味道,120一天,有卫生间有热水便也可接受了。 青龙洞在县城东边。江西会馆保存了最完好最精美的戏台,藻井许是新漆过的,游龙戏凤非常华丽。镇殿之宝是戏台栏杆下的木雕,据说用整根的木头雕出了杨家将的故事场景,到
黔之秋——舞阳河:水秀山柔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10月3日) 一早起来吃早餐,招侍所对面恰是那间传说中的羊肉粉,正合我意,秀芙不喜羊肉,我们分头行动。传说中脾气很大的老汉正忙着煮粉,的确不苟言笑,说话中气十足瓮头瓮脑。我有点嘀咕,犹豫着要不要要求不放油,胆战心惊地提出,老汉有点奇怪地白了我一眼,还好没说什么。没放油的汤清淡,羊肉的鲜味充分发挥出来,粉很滑,环顾四周,人家的汤都是又红又油,一直还觉得自己是个能吃辣的人,真是不到贵州不知道天外有天啊。 舞阳河风景区离县城半个小时,清晨的乡间弥漫淡淡的雾霭,贵州多山,山间都是一片一片的小块梯田,正是水稻收获的季节,有刚刚割过的稻茬,有还差几天火候稍稍泛青色的稻谷,脱过粒的禾秆一束束堆成圆圆的垛子。看见一大片开粉色花大叶子植物,我猜是烟叶,后来从一个同车的男孩
黔之秋——西江:苗寨放歌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10月4日) 今日的计划是西江的千户苗寨,因为没有直达的车,要先去到雷山再转车前往。中巴上的人明显分成两拨,当地人神情木讷沉默寡言,旅行者东张西望大声喧哗,去西江的人不少,正好凑齐了人包车去西江。同行的广州GG很会砍价,八个人,惹得司机一路嘀咕,这趟路从来没有跑过这价钱。 到西江很长一段是土路,没有柏油路,前面有车烦尘土飞扬。自从走过越南的阿婆路,我算是百毒不侵了。西江苗寨是当地最大规模的苗家村寨,号称千户苗。在距村寨尚有一段的山坡上下车,整个村寨尽收眼底,依山而建的寨子高低错落,黛色瓦顶在苍翠大山中显得沉稳安静。 抄小路下山省了不少脚力,路边零星可见做酸汤用的野生番茄,跟街市所见的圣女果差不多大小,只是浑圆的一粒粒,偷摘一颗在衣服上蹭蹭便吃,甘甜多汁
(10月5日)  一早坐车从凯里回到贵阳,到底是往省会的车,路况不错,车速也快。在体育馆车站下车,顺便寄存下行李(后来我才知道把行李存在这里打了多少麻烦),简简单单地奔花溪青岩而去。本以为去花溪有小巴,车站的大叔指点我去坐203路。贵阳的公车挺挤,还好我这站人不太多,才两三站就有了座位。还没坐稳,只听前边一阵喧哗。原来是开车的女司机和上车的女乘客呛起来的。虽然贵阳话我大致都能听懂,但骂人的话却是方言精髓,只能捉住只言片语了,吵架的原因没听明白,但是其激烈程度实在是我始料未及。这场争吵持续了6个站,而且烈度不减,这其间,女司机靠站,开关车门、起步,但是一点也没影响吵架的节奏,终于车厢里有人忍不住了,大吼一声:“不要吵了!吵啥子嘛!”总算偃旗息鼓。此地民风,果然暴烈。
黔之秋——尾声:千里奔波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10月6日)真没料到今天是如此奔波的一天。应该说头开得还是很悠闲的。早起,客栈的大门紧闭着,慢慢抽开门栓,推开大门一刹那的吱呀一声,仿佛一天开锣的前奏。天色刚刚放亮,我最喜欢这个时分,一切都罩在青灰调子里,让人完全放松。小镇刚刚醒来,连街边的黑狗都显得安静懵懂。几乎没有游人的踪影,连镇子上的人也少见,青石板路正被扫得干干净净,偶尔挑着青菜走过的阿婆都是风景。撤掉了凉棚货架,小街两边的建筑凸显出轮廓来,青瓦真是一种非常中国的意象,高低错落着,看着他们就能看出国画的意境来。都说中国水墨写意,其实山山水水地走一走,那写意里头也有很真实的写实的元素。回到客栈门口,菜市场正生气勃勃,只可惜自己是过客,不是住家,那些新鲜碧绿的小葱、青翠欲滴的白菜、雪白绵长的折耳根、红
观音兵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网上有着各种版本的方言托福试题,我一直猜测,那都是些受过四六级托福GRE凌迟的家伙编排出来的,其中的趣处也只有深得其味的人才明白。同事拿网上广为流传的“粤语八级”来考我,虽然平日人家问我粤语水平如何,答得最熟的是那句语“识听唔识讲”,但凭着多年丰富的应试经验,完成有套路的试题不难。连蒙带猜也算所向披靡,只是在一个名词解释那里卡了壳——“观音兵”,这是什么东东?照字面上看,我猜它多半跟民间巫术有关。朋友嫣然一笑:“比较学院派的说法是裙下不二之臣”。电光石火之间,想起早年读过的亦舒,这个词并不少见,以前囫囵吞枣地读过去,有上下文语境也能明白个大概,完全没深究。亦舒师太的小说里,总有那么一类女孩子,样子极美脾气巨坏情路超长,她们有个共同的名字叫“玫瑰”。而她身边,也总
小街之叹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若干年前看国际新闻的时候,注意到法国小镇上的居民游行抗议,反对大型超市入侵,他们反对的理由除了大超市以低廉价格挤垮本地家庭式小士多,还有它粗暴破坏本地的独特文化。那时候看,我对前者还颇能报以同情之心,但后者,总觉得是欧洲人的文化自大和矫情。没想到风水轮转近在眼前。 近来城里沸沸扬扬的,是天河南路风情小街上的店铺纷纷关张大吉,政府对住宅改商用明令禁止,且限期关闭整顿。一时之间原本寸土寸金的铺租一泻千里,商店纷纷打出了清货甩卖的招牌。往日昏黄夜色里咖啡馆西点房的摇曳风姿也变成了人去楼空落寞寂廖。 大概五六年时间,天河南、淘金路、建设六、江南西的住宅楼底层,慢慢聚集了一些小餐厅、咖啡馆、时装店、甜品屋,他们提供了异域美食、休闲空间以及有别于批量生产千篇一律
草木本有名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去年秋天到苏州,作家荆歌带我们逛拙政园,知道我喜欢辨花识草,一路上便指给我看,这是书带草,那是罗汉松,现在叶子变红的是槭树不是枫树。于他,这些“无用”知识是乐趣所在;于我,一座老园子不在只沉淀着前朝烟火历史碎屑,秀颀挺拔有银杏,缠绵附生有凌宵,植物因知其名而活泼生动起来。想来《诗经》里的蒹葭卷耳,也都是拿来表达情感的,是古人生活化的艺术,多认识一种草木便多一种“知识”,这便是知识的美学吧。 近来广州做了一件在我看来兼具科学与美感的事,让我对自己生活的城市颇感得意。从今年4月开始,广州陆生野生动植物资源本底调查正式启动。科考专家起步于春雨霏霏,四十多天的风餐露宿,笫一期调查于5月底结束,但植物组的调查依然在广州城外的旷野之中进行着。整个科考活动将会延续到
绝世好对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龙津路上有一间开记甜品,以前住在那条路上的时候,每每踱进去吃碗绿豆沙或者红豆伴雪糕,觉得日子无比滋润。一日突然发现,门口竟是幅佳对,上联是:豆藉火攻衣脱绿,下联对:沙因水滚色浮红,廖廖两笔,将水火齐攻豆滚沙浮的情形娓娓道来,首先是意思好,本分、贴切,完全脱离了财源广进客似云来的俗气,其次是对仗工稳,而且用的都是平常字句,一点也不见勉强。最妙的是,短短十四个字,把小店的招牌甜品“红绿豆沙”嵌了进去,一头一尾左呼右应。因为这幅妙联,觉得甜品也沾了风雅。 从前的私塾对对子是基本功,从浅的“桃红”对“柳绿”,“飞鸟”对“鸣禽”,到传为佳话的“祖冲之”对“孙行者”,这是非常有趣的文字游戏。中国古代并没有古希腊那样专门的语法课程,就是用对对子的方法把基础的语法、词

xiaogua6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最近来访( 0 )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