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幸运饼干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因为中法文化年的关系,今年城中最热闹的文化交流活动便是来自法国的艺术身影。   

     很喜欢周日下午这个时段呆在二沙岛的广州美术馆,展厅里经常空空荡荡,任你在一幅画前驻足多久,也不会妨碍别人。“独一有二”便是在这样的环境下看的。“独一有二”是个很奇怪的名字,大幅的招贴海报悬挂在美术馆的入口处,策展人解释说, 它来自Singuliers一词,原意是“复数的单数”,翻译成“独一有二”也算得上是信、达、雅。法国艺术具有自己独一的气质,是多元而丰富的。多元的个性意味着集合在该名义展览下的艺术家以更独立的姿态群居,谁也不代表潮流。

    印象最深的是卡代尔·阿提亚的《幸运饼干》,也许是因为作品的内容有一种独特的与中国相关的视角。据说这件装置作品是为此次法国当代艺术的中国之行专门设计的。

    美术馆空阔的大厅用黑色布幔搭出一个封闭的小室,掀开布幔,线条简单的明式红木椅子,色彩斑驳的描金木柜,金色龙头红色灯笼,贝雕中国山水牌匾,一切一切,都是中国人是非常熟悉的场景。据说这些器物全部来自法国的一家中餐馆。餐馆倒闭后,这些用具通过拍卖被买下运到中国展览。我们在美术馆,观看西方艺术家眼里的中国文化,这是奇异的错位与对位。主体和“他者”之间的概念,似在玄妙游荡。陌生的是地上、椅子上成堆成堆的“幸运饼干”。在海外蓬勃发展的中餐馆里这东西本来是作为一种招徕顾客的小噱头,其实是个油炸的小面壳,掰开之后可以从里面拿出一张小纸条,通常里边多是些“生意兴隆”、“爱情美满”之类的吉利话,不过是讨个好彩头。四下无人,好奇心驱使我打开一个饼干尝尝,干巴甜涩的味道还在唇齿间萦荡,借着灯笼微弱的红光,看到了字条上细密的小字:“2096年3月7日下午你将会在哪里?”

    在如此悠闲的下午,在暧昧闪烁的暖红色灯光下,这样一个问题于我如同当头棒喝。当下与未来、短暂与长久、生命与艺术种种命题一起纷至沓来。毫不夸张地说,这问题让人有一种幻灭的感觉,刚刚吃完一块被命名为幸运的甜饼干,被问到的时刻你明白知道必定与你毫无瓜葛。生命也许比眼前的红木桌椅更易朽,绝望的无力感让我让我伫立良久。

    最后拯救我的是一出人间喜剧。跟我同处一室的男人大概觉得饼干味道不错,同时他兴许没留意到那张给人一闷棍的纸条,我一介小女子也不能拿他怎样,他竟飞速地把一大把幸运饼干装进了裤兜,在遮着布幔的狭小空间里,干脆的小饼和塑料包装纸发出唏唏索索的响声。我实在撑不位笑着逃出了小黑屋,重回万丈红尘。

(最后一段,被占便宜的男人消解了的悲凉,被专栏编辑删掉了,报纸出了街,我变成了一个在美术馆里伫立凝思的绝望女人

<< 临池羡书 / 让座之忧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xiaogua6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