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黔之秋——西江:苗寨放歌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10月4日)

    今日的计划是西江的千户苗寨,因为没有直达的车,要先去到雷山再转车前往。中巴上的人明显分成两拨,当地人神情木讷沉默寡言,旅行者东张西望大声喧哗,去西江的人不少,正好凑齐了人包车去西江。同行的广州GG很会砍价,八个人,惹得司机一路嘀咕,这趟路从来没有跑过这价钱。

    到西江很长一段是土路,没有柏油路,前面有车烦尘土飞扬。自从走过越南的阿婆路,我算是百毒不侵了。西江苗寨是当地最大规模的苗家村寨,号称千户苗。在距村寨尚有一段的山坡上下车,整个村寨尽收眼底,依山而建的寨子高低错落,黛色瓦顶在苍翠大山中显得沉稳安静。
    抄小路下山省了不少脚力,路边零星可见做酸汤用的野生番茄,跟街市所见的圣女果差不多大小,只是浑圆的一粒粒,偷摘一颗在衣服上蹭蹭便吃,甘甜多汁,与平常所吃的番茄略有差别,更乡野的味道。苗家居住样式为石基瓦顶三层木楼,楼底的一层多为石块垒成,是作仓储和圈养牲畜的,上面两层居住,二楼正中大概是客厅,走进一户人家,壁上挂着相框,各色布景下的笑脸有几分拘谨几分天真。家家二楼客厅都有一个阳台,向外伸出的美人靠式样,时髦人家还装了铝合金窗。
    在寨中最热闹的街道走过,听见上面有山歌传来,循着歌声找过去,才进到门前,就有苗家女热情迎客,以歌敬酒还要就着主人家的手喝下。被让到屋里只见大盘小盏,有鸡有鱼。主人盛来一碗粥,说是用鸡熬的,大概就是外面招牌上所见的鸡稀饭了。我知道我被现代文明惯坏了,心里嫌着杯碗的来路不用颜色不清,又不忍拂了人家的热情,勉强草草吞下,不辩滋味。苗人劝酒以歌,粗眉大眼的女人一样声如天籁,用汉语唱也用苗语唱,花腔宛转悠扬,没有修饰自然天成。
    屋里的客人除了我俩和后来的阿娇和阿辉,还有从贵阳来的画家,听说是从本地出去的,还有李姓村长和一个贵州商报的GG,屋里还有个女孩,显然喝高了,走路都摇晃晃。我们怕被人灌酒,急忙逃了出来。后来阿娇说她悄悄问了商报的GG,要随意给些钱的,苗人不会主动要也从不明码标价,客人都是随意给些。阿娇给了三十块,说算我们四个的。我们习惯了银货两讫的商业规则,对这样的方式,有种说不清的感觉。
    回程又去商量包个小面包,开车的少年郎一脸的虎气,7个人到凯里100块,讲价讲到90,说什么也不肯降了。我跟阿娇悄悄说我觉得他没有17岁,很稚嫩的脸,坐他的车走贵州山路,真是心惊惊。不过这少年还真时艺高人胆大,车速不慢,但在危险路段又很小心。回程走得是小路,来的时候先到雷山再转西江用了三个多小时,回程一个多小时便到凯里了。
    秀芙打算明天去黄果树,于是跟阿娇他们一起坐车去贵阳了,此后的路程,我一人独行。

 

<< 黔之秋——舞阳河:水秀山柔 / 黔之秋——青岩:饮酒桂花下 人行...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xiaogua6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