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黔之秋——镇远:古镇宁静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10月2日)

    五个小时的车到镇远,县城夹在舞阳河与石屏山之间,是狭长的一条。舞阳河在县城拐了一个优美的S,于是小城的版图就有了太极的形状。满街跑的的士不少,上得车时才发现,此地的的士是跟小公共一样随时上客的,我们的车里挤了四个人,每人两元。

步行街颇有古风,饭馆客栈酒旗招摇,县委大院就在禹门码头对面,牌楼样的檐角,红木金钉的大门,堪称气派。绕到背后就是县委接侍室,看似一幢青砖房子,细看才知白色砖缝是画上去的,房子有些旧了,好处是屋顶很高,很有旧式招待所的味道,120一天,有卫生间有热水便也可接受了。

    青龙洞在县城东边。江西会馆保存了最完好最精美的戏台,藻井许是新漆过的,游龙戏凤非常华丽。镇殿之宝是戏台栏杆下的木雕,据说用整根的木头雕出了杨家将的故事场景,到底是清人的手笔,金兵竟是顶戴花翎的打扮。文革期间是靠着用黄泥糊住木雕,上面写上“毛主席万岁”才逃过一劫的。

     古城北边倚山而居的有一些古民居,大概有两百年左右的历史,比较出名的是傅家民居、全家大院、猪槽井、四方井,论精致远比不上十年前看去过的徽派民居,全家大院正在整修,像个大木工房。一些工人正在干活,看我们进去也并不留意。房子有些破败了,是那句“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却没有“姹紫嫣红开遍”。唯一可看的是雕花窗棂,圆转的团花,线条优雅流畅,经过了岁月蒙尘,在破败的旧屋墙上,黝黑颜色越发显得历久苍桑。

       傅家民居仍由傅家后人居住,花一块钱进去参观,在人家屋里上下打量,屋主婆婆说正厅的椅子是清代传下来的,后院的大叔正在做一个小板凳,泛着淡淡绿色的小板凳比爱因斯坦做的应该是强多了,棱角分明,非常周正。院里脏狗瘦猫扭作一团。台阶下放这一个竹编的器皿,原来是学步车的雏形,侧边的栏杆都有雕花,只是没有轮子。厨房里有烧柴火的大灶,也有煤气炉。一间厢房里摆这张木床,阿婆说只剩个上面的架子了,请了人来修修下面,好摆了给人看。可惜后面的木工粗糙,还漆成了伧俗的大红色,绝对的狗尾续貂。登上木楼梯,檐下用笸箩晾着萝卜干,墙上挂着辣椒。转头看过去,堂屋门楣上是“良弼名家”四个金字。门口的那人正在看综艺节目,李咏的大嗓门和音乐的喧哗在这样的屋子里响起,明白无误地告诉人,时代变了。

      晚上去看所谓的民间绝技表演,在县里的礼堂,座位就是水泥台,也不管脏不脏啦,一屁股坐在地上。据说是县里第一次搞这样的表演,故而非常纯朴非常原生态。场地中央最醒目的是一个神坛,两个木制的神偶穿着红白衣服,神台上摆着火烛灯香,还有水。表演之前巫师们先拜神祈祷,念念有辞满地打滚,还数次将两块楔形木块抛在地上作占卜之用,把南北东西四角上的令旗都挥舞一遍。他们神情庄重一丝不苟,令人不敢造次。

        节目有五六个,有棉纸吊起一斗米啦,踏火炭啦,上刀山啦……表演的汉子将大米倒进一个口小肚大的瓮里,将秤杆小的一头插入米中。他们声称能用这样的办法把米瓮吊起来。秤杆第一次插进去,有人试了试发现不行,于是几个人神情严肃地小声商量,拔出秤杆又作法念咒,洒神水在上面,重新占卜数次,再波把称杆插进去,过了一会终于成功地把米瓮吊起了,观看的人不禁鼓掌庆贺。“听话的竹篾”也很邪门,让两个观众双手握紧竹篾,表演者时而让竹竿靠拢时而分开,口气里又是威逼又是恐吓又是利诱,我开始以为是底下的火盆作怪,秀芙走上前去看却不以为然,竹篾竟能开合随意。上刀山的刀表演结束我上去摸摸,还真挺锋利。想起苗人下蛊的事情来,直是有点疑惑,是魔术还是几近妖术?

        回来以后跟秀芙聊天,发现拍了那么多照片,这场表演却一张也没有,大概我们心里还是存着敬畏吧。

<< 黔之秋——贵阳:饕餮之夜 / 黔之秋——舞阳河:水秀山柔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xiaogua6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